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记者团、空教室、发火和电脑里的少儿不宜

第一次见到罗宇——不,应该是第一次真正注意到罗宇,是在一周之前左右的时候。

大概是编入新队的第四天,那天是周六,警校虽然不允许出校,但周六日一般是正常过的,集合训练也都会变少。

我本来打算在宿舍里窝着睡觉,但程迪非要拉着我去记者团。

“你没来的时候招了几个长得好看的男生呢。”程迪笑容洋溢。

“是吗?”我和她并肩走着,表现出平淡的兴致缺缺的样子,心里忍不住觉得悲哀——对我笑着,仅仅是因为在诉说的事情吗?还是说,提到的这些人里面也有她中意的那个呢?

到了活动教室之后,程迪果然有点刻意地和其中一个男生搭讪,我咬了咬唇,眼睛下意识盯紧那个男生。

医生在帮我心理疏解的时候曾经提到过,爱情同样可能是致病的因素,按照我的情况来说,甚至说是导火索之一也不为过。

“那该怎么办?”我提了提眼皮问他。

“顺利解决。”

“啊?”

“要么谈这段恋爱,要么你自愿放下。”他说。

才开学几天,我还辨别不清之前对见到程迪产生害怕的情绪到底是非常喜欢,还是喜欢已经变质——我不知道该不该放下,但至少我现在没有向她告白的意愿。

甚至有时候有种′我自己还顾不过来呢还告什么白′,这样的一点都不高尚的想法。

不像普希金了。
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不像的。

我随便去了一个空教室趴在桌子上睡觉,手机也关了静音。

梦里什么都有,可是睡着突然被别人的声音吵醒,“同学同学?”

“嗯?”我被迫从复杂又不间断的梦里醒来,撇了撇嘴有点不耐烦,喊什么喊?还动手动脚的?

面前的女生开口,“同学,能不能麻烦你去别的教室睡觉?我们这是文学社的教室。”

我都要气笑了。

我走了一年,这学校的人怎么更轴了——这话不就比把一个快死了的人救活然后告诉他去旁边再死差一点吗?

我的病是忍来的,因为我习惯忍——不想说,也嫌麻烦。

但是搁在现在不一样了,在我不想醒的时候把我叫醒,天塌下来也挡不住我发疯。

我用舌头顶了顶左腮,闲散地笑着看她,“同学,你再说一遍行吗?我没听清啊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